读过童治军先生慧手相送的《花鸟集》,在色彩斑斓的画面上,如心灵之约,走进了一个悠然旷达清新自然的世界里,这里花香阵阵,鸟儿和鸣,一片纷披霞外如梦似幻的景象:牡丹吐新蕊 寒梅傲风霜 兰花兀自放 金菊临秋风,我们从童先生这些充满诗情生气扑扑的作品里,读懂一个画家的艺术灵魂—-超然法外,妙在其中。

童治军先生的花鸟之妙在乎画面纷呈,肌理清晰。当代一些花鸟画家想摆脱传统的束缚,一味地在新、奇、异上下功夫,甚至不惜以诡异玄乎的表现形式吸引受众的眼球,诚然,这种手法可能也会成为一种风格,但很难源远流长,也许只能哗众一时。而童治军先生的花鸟之作,从平民的意识出发,从事物的本真出发,从尊重传统又重视创新的意识出发,由此成全了童先生独特的艺术风格,他的作品通常传递着一种浓郁的泥土气息,一种质朴率真的人文情怀,构图布局或疏或密,疏有疏的游离之美,密有密的苍润之气;或远或近,远有远的朦胧之美,近有近的玲珑之态 ;或浅或湿,浅有浅的娇嫩之美,湿又湿的凝聚之力。

童先生在点、线、面技法的经营下,和着墨与设色的微妙处理上,达到了一个肌理呈现质感中和艺术效果,观其作品,在视觉上享受到了一种清新质朴,晶莹剔透美韵,心灵上感受到了出乎其外妙在其中的精神力量,这样的力作真正达到了雅俗共赏的理想之境。

童治军先生的花鸟之妙在乎立意新颖,寓意深刻。一幅成功的艺术作品光靠“像”与“似”的体现形式是远远不够的,还应该有语言与意境的组合才能达到震撼人心的感染力,正因为文心雕龙与文心雕虫是艺术与技术之分的差异。

童治军先生以独特的眼光发现并捕捉着生活中的优美景象,并凭着自己扎实的绘画功底与对笔墨娴熟的驾驭能力,从而升华了他的艺术修养与语境表达,他的作品从感性抽象认知到理性的有机描述,去除了媚俗之态,无时不刻都呈露出文人逸气与书卷味,传情、达意、言徳、喻志,都融和了画家人格修养和气质品德对艺术的共同凝结。童先生在笔饱墨酣之中,在淋漓欢快行云流水般的笔法之中,畅想着对自然的热爱,对生命的诠释,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,画胸中之花鸟,喻生活之情趣,这是一种值得敬仰与礼赞的情感色质。

作为长沙市花鸟画家协会的主席,童治军先生的艺术风格得到了业内人士的高度赞誉,也得到很多花鸟画爱好者的追捧与收藏,在他的花花世界里,以高雅的文人修养,在笔墨勤耕中营造自己的艺术人生。(文:文静 图:童治军)

责编:张阳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oldcvety.com